• 1
行业新闻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在新的王冠流行下严重坚持

    国有难,招必归!疫情不退,我们不回!自新王冠疫情爆发以来,已派出数百支医疗队和42,000名医务人员为湖北提供支持。

他/他们无怨无悔地逆行,并用自己的生命守护着这片土地。    
今天,《法院内部和外部》杂志将带您重新审视北京朝阳法院提供的全国首例在线个人疾病求助案件-“互联网严重疾病求医服务合同纠纷案”。
“诚信债”还清了!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始末

生命中所有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水滴筹”发起人被判全额退款,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一锤定音,北京朝阳法院一审认定筹款发起人莫男(化名)隐瞒名下财产和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判令莫男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中国关键超声研究小组(以下简称CCUSG)的许多成员也曾在全国各地的一线抗流行病医院中作战。
就在案件宣判后的第5天,莫男履行了全部给付义务,偿还了这份本不该欠下的“诚信债”。我们使用普通的文字和照片来记录这些非凡的英雄! (中国重症超声研究小组成立于2013年。
事件幼子重病缠身 “水滴筹”获助15万元
2017年9月13日,小景(化名)出生了,对莫男和阿梅(化名)来说,结婚一年多就有了儿子,本是件幸福美满的事儿。但好景不长,一家人的欢喜终止于医院的一纸诊断证明,小景被确诊为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

这个听上去就觉得陌生的重病,是一种免疫不全性疾病,俗称小儿紫斑湿疹综合症。
刚刚出生三个月的小景住进了复旦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还没有机会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就开始了与病魔搏斗的悲惨人生。在中国重症医学研究院北京协和医院重症医学科刘大为教授,北京协和医院王晓婷教授和华严耀教授的倡议下,北京华新医院由华西医院和四川大学联合组成,在同仁医院,上海瑞金医院,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等完成国际关键超声培训的国内知名医院中,数十名重症监护医学专家成都成立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和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中国超声研究小组,简称CCUSG。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众多成员都参与了抗击疫情的一线工作中,包括武汉市的各个前线医院和各省的定点收治医院。莫男和阿梅心疼孩子,除了沉重的心理压力,让他们难以承受的还有接下来的高额手术费用。
为了小景的先期治疗,莫男向亲戚借了十万元,后续的治疗费用从哪儿来?莫男想到了在互联网求助筹款。
2018年4月15日,莫男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了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项目,发起说明中,他写道:“我是为我身在重症监护室的孩子发起求助的……这5个月来,孩子饱受疾病折磨,为了给他看病已经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医生说要做好长期的治疗准备,后续至少要40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但我们家就是工薪家庭,我和妻子的工资根本不足以支付孩子的治疗费用,可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病魔折磨呢?他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啊!……”
发起筹款后,莫男和阿梅照常去医院照顾小景。当天下午,申请审核通过,随即而来的是来自各地爱心人士的善款,互联网成为爱心汇聚的媒介,仅在1天内,小景的救助筹款累计捐款次数6086次,筹集金额153136元。
看着筹款账户已达15万余元,莫男立即向水滴筹公司提出了提现申请,其在资金用途一栏表述为:用于孩子抗排异、抗感染和心脏治疗。其中的部分代表,诉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CCUSG-张丽娜1_虎小弟:敬佑生命,向阳而生。

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尹万红: 仁心为盾邪不干,精业铸矛破万难。4月18日,水滴筹公司将筹款153136元分三次汇至莫男的指定银行账户。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何伟: 重症超声,重在重症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尚秀玲: 病毒无情,人间有爱;疫情严峻,医者守护;我逆行,我无悔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段军: 疫情不退,我们不回。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艾山木:首战用我,用我必胜!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疫情不退,我们不退!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蔡书翰:面对灾难医护逆行,疫情无情人民有情。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丁欣:不辱使命,不负协和。

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赵华:不辱使命,不负协和。

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陈焕:心有段锦 ,无问西东。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司向:国有难,招必归。
本以为救命的钱有了,孩子就得救了,2018年7月23日,小景却离开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孩子的死犹如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莫家再次蒙受心理煎熬。

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曹岚:巾帼担当,抗疫有我,愿山河无恙!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CCUSG-孙杨:为何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而就在小景去世后的第5天,阿梅向水滴筹公司举报称,“筹款那次在医院住院用掉5.3万,其中31 500元是之前社保报销的钱付款的,医院里有个基金2万元那时候也到账了,所以水滴筹的钱基本没用……孩子父亲是拆迁户,家里有房,还有店面,并不存在借钱的情况……”。

新冠疫情之下的重症坚守

英雄已经凯旋,让我们再次向他们致敬!。
为什么举报丈夫,我们至今不得而知,也许是阿梅的“良心发现”,抑或是失去孩子之后的情感断电。

阿梅的举报让这场网络筹款发生了戏剧性转折……
水滴筹公司接到举报,立即要求莫男提交增信信息,试图查明筹款的真实用途。莫男称“申请过两个基金共六万后看病花费约3万,余下的在医院还没动用孩子就没了……余款可以继续拿来做慈善或者退回”。
未能按约定退回善款,2018年8月27日,水滴筹公司正式向莫男发送律师函,要1_虎小弟求其在8月31日前返还全部筹集款项。

莫男收到律师函后,并未返还。水滴筹公司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男全额返还筹集款项153136元,并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8月31日起的利息。
审判隐瞒财产和其他救助款 挪用筹集资金法院认定违约判令全额返还
接到案子,主审法官欧阳华分析卷宗材料,查询相关法律法规,对于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平台的权利义务并无法律条文明确规定。水滴筹平台能否代表众多赠与人向被告莫男主张返还筹集款项?莫男是否应该返还赠与人的筹集款项?水滴筹平台的审查义务及其与被告莫男违约责任之间的关系?水滴筹平台应如何处理返还的筹集款项?
总结了案件的争议焦点,合议庭赶赴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上海市未成年人罕见病防治基金会、嘉兴市南湖区民政局、嘉兴市南湖区社保局、嘉兴市南湖区公安分局大桥派出所进行调查,并到莫男家中走访。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7年11月,小景被诊断为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先后在嘉兴市当地医院和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疗,进行了脐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心包穿刺术,曾出现低钾血症、心包积液、心肌病(心肌肥厚)、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巨细胞病毒感染、移植物抗宿主反应等病症,先后总计产生医疗费35.5万余元,其中医保报销后个人支付部分为17.7万余元。
除水滴筹筹得的款项外,2018年3月上海市未成年人罕见病防治基金会救助2万元,2018年5月爱佑慈善基金会资助4万元汇款至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2018年7月31日嘉兴市南湖区民政局救助28849.71元。因小景病逝,爱佑慈善基金会资助款在医院账户结余的3万元被取消。上述救助款总计88849.71元,扣除结余取消的部分,莫男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实际获得的救助款达到58849.71元,且前两项救助款申请均发生在通过水滴筹筹款前,这些慈善机构的筹款情况,莫男在水滴筹申请时并未如实披露。
同时法院查明,莫男隐瞒了其名下车辆等财产信息。

其家庭财产情况也与其他社会救助的申报材料以及妻子阿梅的证言等存在多处矛盾。为此,法院认定尽管小景的病情及治疗情况基本真实,发起筹款时也确有求助意愿和客观必要,但是其在求助时隐瞒家庭财产信息、社会救助情况。莫男的行为属于一般事实的失实,构成违约。
庭审中,莫男称水滴筹款项用于偿还儿子小景治疗所欠债务。但是其与平台、捐赠人约定的筹款用途明确为用于2018年4月15日后其子治疗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症、心脏疾病而发生的医疗费。庭审中,莫男承认未使用筹集款支付儿子后续的医疗费。“诚信债”还清了!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始末


朝阳法院经审理认为,莫男与赠与人之间系附义务的赠与合同关系,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全面履行。莫男隐瞒家庭财产信息、社会救助情况构成一般事实失实,莫先生违反约定用途1_虎小弟使用筹集款的行为属于将筹集款挪作他用,上述行为构成违约。
根据《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在发起人有虚假、伪造和隐瞒行为、求助人获得资助款后放弃治疗或存在挪用、盗用、骗用等行为时,水滴筹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款项。故对水滴筹公司要求返还筹集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最终,朝阳法院一审判令莫男全额返还水滴筹公司153136元并支付上述款项自2018年8月31日以来的利息。
法院在判决中同时指出,水滴筹公司未尽到严格形式审查义务,未妥善履行严格监督义务,存在审查瑕疵。

但该审查瑕疵不能成为莫男减免违约责任的合理抗辩和合法依据。
案件宣判的同时,法院向民政部、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滴筹公司)发送司法建议,建议推进相关立法、加强行业自律,建立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及公示制度、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医疗机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等,切实加强爱心筹款的资金监督管理和使用。

“诚信债”还清了!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案始末

反思法治是计算“诚信债”的精确标尺
“水滴筹”案以发起人返还筹款为剧情结束,但对于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却引发我们更多的思考。让人们不仅想起发生在三年前的“罗一笑事件”。2016年底,很多人曾被一篇《1_虎小弟1_虎小弟一笑,你给我站住》的文章刷屏,一个近乎绝望的父亲发出呼喊,希望上帝网开一面,让她活下去。感人的笔触和孩子纯真的笑,让无数爱心人士怜悯之心泛滥,人们记住了一个叫罗一笑的女孩。


还不到6岁,患有白血病,父亲近乎哀嚎的求助,让数以万计的网民通过微信打赏献上了爱心,罗一笑获得打赏260万元。但就如水滴筹案一样,人们的悲悯情绪赶不上剧情反转的速度,当有网友陆续爆料罗一笑的父亲离异后再婚,在深圳、东莞有三处房产和两部汽车,更有网友质疑为什么不去卖房救女,罗一笑父亲罗尔的一句“房子还要留给儿子。

”彻底惹怒了网友。

一时间,罗一笑事件的舆情如藤蔓般持续蔓延,罗一笑父亲的营销号“小铜人”也遭到曝光,利用孩子病情增粉、变现、营销,每一次爆料都深深刺痛捐赠人的心。当骗局被曝光,罗尔在舆论压力下发出道歉声明,如数退还捐款。
当悲情的主调中植入了尊严,这崭新的姿态远比单纯的比惨和讨要,更惹怜悯之情。而爱心幻化成了数字化的温暖,被欺骗之后的信任感又将如何挽回?再动人的故事如果脱离了事实的基础,在互联网的加持下终会变成一场曲终人散的闹剧。人们的爱心被无情的践踏和愚弄,对生命的留恋不应只是一句“救救我的孩子吧”这么草率。
所幸,曾经的互联网求助个案均在法治和舆论的强压下,将善款如数退还。但是,如果一切欺骗都以“退还钱款”就可以相安无事,那社会的普遍良知何在?人们发自心底的善良又将何处安放?一次网络诈捐、一场推文闹剧、一个不诚信行为,其对核心价值观的强大破坏力1_虎小弟不容小觑,它撕扯着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拉低了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


“计算良心账最可靠的‘运算规则’是法治。”
就如该案的判决书中所言: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是民间慈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精准扶病,具有“救急难”的积极作用,但基于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的特点及现状,有必要从法律、道德方面给予规制。


一方面,发起人应遵从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及时披露的原则,弘扬诚信美德,避免炒作、制造“悲情戏”,从根源上防止失信事件发生,自觉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另一方面,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应依法依规推动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在网络上的有序开展,为人人可做慈善、处处有爱传播提供诚信严谨的平台和渠道,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做出有益贡献。
时光荏苒,岁月蝶变,愿悲剧不再相似重演,愿每一场互联网众筹都能不负每一份寄托,愿这世上的绝对诚实,终能配得起那些无私的善良。


编辑:赵书博。

现在有个 “好省” App非常火爆,里面的东西天天搞双十一,一年省个千把块不难,但App需要内部省钱口令才能激活,我这边搞到了一个口令【ok0917】,下面的链接可以注册激活:http://33s.co/nCaX,口令使用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虎小弟企业店  

http://www.macao8899.comhttp://www.xoatoid.cn/news/http://www.shanghaichua.cnhttp://www.psjrysne.cnhttp://www.snzl3x.cnhttp://www.156014.cnhttp://www.dhyidu.cnhttp://naohuaijiu.cnhttp://daniulei.cnhttp://www.qichejiage3.cn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蜘蛛池出租赵德柱最新消息赵永芳 百度小程序